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行者孙坤

读万卷书 行万里路 行者乾坤 厚德载物

 
 
 

日志

 
 

要么庸俗、要么孤独  

2014-11-08 17:18:53|  分类: 人生感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爱需要抑制,人都是孤独的 - 行者孙坤 - 行者孙坤
 
    今天无意间听了一首歌“寂寞是你给的苦,我望断秋水望断天涯路,我望到落叶望到雪花哭,再苦的寂寞我也守得住”,听起来很通俗,但曲调清新,意切情深。让我想起朋友说的一句话“爱需要抑制,人都是孤独的”,我很赞同。一年来,一个人吃饭、睡觉、上班,我只想谈谈孤独,没有故事的孤独。

一个人的生活远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洒脱,对于自己更多的不过是无奈。一个人在安静的夜晚总会分不清,什么是寂寞?什么又是孤独?貌似孤独比寂寞更加高级,只是人有贫富贵贱难道词也有么?如果有,那么孤寂算怎么回事呢?呵呵,笑谈。

孤独与寂寞的区别无非只在于,寂寞常关乎于情,更多是一种情感所求却难以满足的空虚。孤独却往往不知其所起,不知其所逝,它是生命隐藏最深的底色。就如同窗外又开始下雨,滴滴答答的声音已经持续了一整天,莫名触动了生命中某一段密码,忽然间会感到秋风萧瑟、万物寂寥,这是否也是一种天人感应,若是,那么这种萧瑟是我的寂寞抑或是天的孤独? 孤独是上帝的赏赐,孤独不会带来什么,貌似也不会带走什么,但却在那惊鸿一瞬让我们看到了生命的伟大与荒芜。

记得有位名人在书中写过“要么庸俗、要么孤独”,貌似高深,当时读来也确实振聋发聩,但现在想来早已雁过无痕忆不起只字片语,哪怕道理却原来也是孤独的存在着,或者说别人的道理总不过是别人的道理,也许有一天我们会恍然大悟不过是因为这些道理终于在自己身上完成了自我成长。那些于别人口中、书上学到的道理不过是与自己所悟相互印证罢了。每个人都孤独的存在着,每个人都只相信自我生长的道理。当然纯客观知识例外,知识可以积累、传递,所以科技可以累进发展,但道理由于其主观性,几千年间本质还不过是几种观点轮番演绎罢了,本质并无区别。

人最深刻的孤独就是我们只能理解自己却无力理解别人,甚至正确的认识自己都是个哲学难题,哪怕在进化的过程中我们学会了思考、有了语言、有了文字,但本质都不过是渐近的折衷手段,我们从未能真正抵达彼此。

年岁渐长,越来越相信每个人都不过是欲望河流中漂泊的一座孤岛,也许漂泊中你我相遇、你我相交,本质都不过是抱团取暖罢了。所以朋友会根据境况一茬茬的换(当然心理每个角落也许深藏着几个一生知己,但现实中早已相望江湖,许久未曾联系),因为我们本质都不过是孤独的存在着。

再来说说爱。孤独时候总渴望有个人来陪,谈谈情,说说爱,让激情燃烧一下。但是爱需要抑制,不能放纵,尤其是在你最孤独的时候,理智的缰绳要勒得住感情的野马。

有人说人性都是自私的,当我跟她在一起的时候我希望她的所有都是属于我的,有什么都能够跟我交流和分享。对,这是占有欲,很正常。每个在热恋中的人,包括婚姻家庭中都存在。有占有欲,说明你在乎,但是一段长久的感情不是仅仅想占有就会长远。感情的占有就好比抓沙,你越是攥得紧,漏得越厉害;相反你若能柔和的捧好它,便能最大限度的保持不漏沙。

道理我都懂,但坦诚的讲,我做不到。我也是一俗人,一样也会有占有欲。但是在你出现这样的心态的时候你就要慢慢的调试自己,反思这种占有欲是不是自己在这段感情或者说这个人身上寄托了很多原本不是爱情本身应该承受的东西,如果是这样的话,你就要考虑这种附加所带来的后果。但若不是,只要舒适的相处便可,无需要攥得太紧。这是一个自我学习和反思的过程,也会有些曲折之后才能够慢慢放开心态来做。

所以说,恋爱时每个人都是诗人,失恋后大多变成了哲人。解脱的办法只需要一句话,就是失落的时候对自己说:“你能想到的全部理由,都是正确的。”承认过去,才能勇敢地面对现在和未来

 

行者孙坤

爱需要抑制,人都是孤独的 - 行者孙坤 - 行者孙坤

 

  评论这张
 
阅读(7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